凤舞文学网 > 修真小说 >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> 第六十一章 栖霞观
    在司天监门口和那妇人的一番交谈。
    6景成功在对方心中树立起了自己花花公子的形象来。
    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收获,除了知道葵已经出手外,他也知道了自己这次要找的人并不在司天监里。
    事实也的确如此,6景和谢理理从司天监门前走过。
    6景又拿出被藏在袖里的喔喔,发现它依旧在引着两人向北,最终来到了隔壁的栖霞观外。
    这座道观虽然比不上司天监历史悠久,但在京中也有些年头了。
    历代观主都很擅长观测命理。
    哪怕大陈的历代官家大都崇佛抑道,上行下效之下,连带着民间也多是吃斋拜佛之人,可栖霞观的道士们依旧能靠着一手与人卜卦相面的绝活,过的很是舒坦。
    6景没想到他们竟然也会和奇物扯上关系。
    而且最关键的是栖霞观和司天监的官署衙门相隔不过五十丈,几乎是紧贴着司天监了,也不知道哪个奇物这么大胆,敢选在这里落脚。
    莫非也听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这句话?
    6景看了眼栖霞观的观门,回头对谢理理道,“这次你留在外面。”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谢理理立刻摇头,见6景皱眉她忙又补充道,“我不是不听你的话,主要是刚刚你都和那位……唔,大娘暗示过和我之间的关系了,这时候把我丢在外面根本不合情理。
    “而且这里和司天监的衙门这么近,她要是半路折回看到我一个人站在这里肯定会心中生疑,就算她不回来,我也有很大概率会被其他监察给看到,万一跟她聊天的时候说起这事儿来,你还是会被怀疑。”
    6景盯着谢理理看了会儿,最后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她给说服了。
    “那还是老规矩,你跟紧我,别乱跑。”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谢理理道,“我虽然喜欢破案,但是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爱惜的,而且你带着我还有样好处。”
    “什么好处?”
    “我认识栖霞观的观主。”谢理理眨了眨眼睛道。
    “你就这么闯进去,肯定会引起里面那个奇物的怀疑,但是由我出面的话,咱俩可以假装去栖霞观找他。”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认识栖霞观的观主?”6景皱眉。
    “因为之前有段时间我一直往栖霞观里跑。”
    “你也喜欢观测命理,还是想看观里的道藏?”6景说到这里却是忽然闭上了嘴巴,随后又瞥了谢理理一眼。
    少女知道某人已经猜到了,于是嘿嘿一笑。
    “我好奇嘛。”
    谢理理好奇的东西显然并不是栖霞观里的道藏,当然也不是观里的道士们,而是隔壁的司天监。
    而她也知道自己一个普通人,进不到司天监里去,于是就来了招曲线救国,天天跑隔壁的栖霞观找观主清尘道人对弈,顺便打听邻居家的事情。
    对她这种行为6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但就像谢理理自己所说,至少两人这次前来,倒是有了个合适的借口。
    于是6景就让少女出面去叩门。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观门被人推开一道缝,一个小道士的脑袋从后面探了出来,嘴里同时道,“这都什么时辰了,咱们道观已经关门啦,算命看相赶明早吧。”
    结果就听谢理理道,“端午,是我,我又来找你师父下棋了,而且还带了个帮手,我们两个对他一个。”
    名叫端午的小道士心想着这对弈又不是打架,也能两个人一起上的吗?
    不过他已经认出了门外站着的谢理理,知道这是大理寺新任少卿的女儿,之前总来观里找师父下棋。
    虽然最近两个月来的少了,但小道士还是为谢理理开了门。
    接着他又揉了揉眼睛,看向谢理理身后的6景,“这位少侠是……”
    “我棋友。”谢理理一派端午的肩膀,打断了他的话道,“我手痒了,快带我去就找你师父。”
    端午被谢理理这么一催立刻就顾不上6景了,为难道,“理理姑娘,今天有点晚了吧。师父他……”
    “你别骗我,我知道他肯定没睡,而且他棋瘾比我还大,你只管告诉他就行了。”
    端午听谢理理这么说,也只能先将两人让进观中,然后便赶忙跑去禀告师父了。
    6景一边打量四周,一边问谢理理,“这座道观里有多少人?”
    “六个,观主是清尘道人,端午你见过了,专门负责迎客,还有一个老道士,是清尘的师叔,一个巡照,一个高功,再加个做饭的典造,除了典造和端午,剩下的都能给人算卦看相。所以你别看栖霞观小,还挺能赚钱的,清尘喝的都是宫里的贡茶。”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他很爱下棋?”
    “对,不过他水平挺烂的,谁也下不赢,也就我让着他,能和他下个旗鼓相当,所以他就格外喜欢和我下棋。”
    两人正说话间,端午也已经去而复返了。
    不出谢理理所料,端午道,“师父正在更衣,请两位随我来,我先给你们烹茶。”
    “这么晚了不喝茶了,随便给我们倒两杯白水就行,至于路你也不用引了,来了这多次我还能不认得吗。”
    谢理理摆手道,说完就自顾自的向里面走去。
    端午显然也很了解谢理理的脾气,听她这么说就真的直奔厨房而去了。
    而谢理理则带着6景来到玉皇殿后,也没进客堂,就这么直奔后院而去,期间经过寮房,还听到里面传来的诵经声。
    从声音上听,应该有三人。
    谢理理走到一张石桌前,停下了脚步,看了眼桌上散落的棋子,发出了一声轻咦。
    “怎么?”
    谢理理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,而是伸手又摸了下石桌,然后道,“刚刚有人在这里下过棋,而且水平还挺厉害的,清尘没这实力。”
    “谢姑娘就这么看不起贫道吗?”
    谢理理话音刚落,就听到一个爽朗的男声响起。
    那是个面白无须,举步轻盈的道人,约莫四十岁刚出头的样子,驻颜有术,明明没修习过什么内功心法,但却面色红润,呼吸均匀,从寮房的方向走来。
    <option id='OuNdmTII'><strong></strong></option><blink id='uingRr'><nobr></nobr></blink><dfn id='ydE'><dfn></dfn></dfn>
      <abbr id='PQVNox'><abbr></abbr></abbr><kbd id='DvYEH'><option></option></kbd>
      <cite id='dUWKp'><listing></listing></cite>
        <l id='YLK'><dfn></dfn></l><samp id='MvgoRhqQ'><bgsound></bgsound></samp>
          <thead id='BUYcx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thead><base id='Fu'><thead></thead></bas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