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文学网 > 玄幻小说 > 钢铁火药和施法者 > 第七十七章 风暴(六)
    从背后袭来的迅捷剑又快又毒,凶狠咬向夏尔腋下。
    稍纵即逝的瞬间,剑锋精准地捕捉到右臂肩甲为了夹持骑枪留出的空隙,剑术之高超莫过于此。
    夏尔闪躲不及,中剑,痛得身体骤然蜷缩,向前扑倒。
    然而剑身仅仅没入甲隙一寸,止步于武装衣腋下的锁页,不得再进一分。
    大抵高超的剑手也没料到会有人大费周章准备全套重甲——又不是战阵搏杀。
    一击不成,剑手大踏步向前,追刺倒地甲士胯下。
    迎接他的是黑洞洞的枪口。
    碎裂的马灯,倒地的甲士,沉默的剑手,错愕的民兵,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。
    夏尔紧要牙关,强忍剧痛,直至短铳稳稳对准刺客,方才扣下扳机。
    “咔哒”一声脆响,簧轮旋转,火光伴硝烟迸射,时间又恢复流动。
    铅弹侵彻血肉,搅碎肺心。
    剑手脚下一个趔趄,手上失了准头,迅捷剑被沉重的躯干推着插进夏尔左腿。
    夏尔以枪为锤,狠命砸向刺客的脑袋:“[破音的脏话]!”
    两条雪橇犬疯狂吠叫、梭巡不前,跟着夏尔进入地下室的两个民兵大吃一惊,一人伸手去拉刺客,另一人手忙脚乱地想拔佩剑。
    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响,这一次,硝烟是从暗门内部喷出。
    紧接着一颗黑漆漆的铁球飞出暗门,铁球外壳上的火药捻“嘶嘶”作响。
    生死一线,夏尔爆发出惊人的力量,一把抄起铁球砸回暗门,同时拉住生死不知的刺客挡在自己身前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街道。
    两具尸体被拖出院子。白头罗杰挨个看过,他口中的“黑脸男人”不在其中。
    夏尔靠着围墙歇坐,已经接受过卡曼的诊治。
    他的鬓角延伸出两道血痕,头发、眉毛沾满灰尘,像是扑上了一层香粉。大片的白色中间遍布着暗红色的斑点,那是血液和灰尘混合的泥浆。
    一名民兵静静躺在路边,上半身盖着衣服。
    另一名民兵目光呆滞,瘫坐在邻居的尸体旁边,还没有从惊吓中恢复。
    安放尸体的地方变成了临时集结地,不断有男人带着武器,步履匆匆赶来汇合。
    几名挂着绶带的预备役军士举着火把在街上奔走,维持秩序。
    一些住在附近的妇女纷纷裹着披肩走出家门,她们远远站在尸体十几米之外,窃窃私语交换消息。
    一个赤脚的年轻女人不管不顾地横穿民兵的队列、挤过围观的人墙,飞奔到民兵尸体旁。
    年轻女人颤抖着掀开衣服,最后一丝希望也随之破灭。她无力地跪倒在地,呜呜痛哭起来。
    片刻,又有一名步履蹒跚的老妇人在仆人的搀扶下走到尸体旁。
    老妇人神色悲戚,却没有当众落泪,只是默默为死者重新盖上衣服,细致地掖紧衣角,握着死者冰冷的手,低低念颂。
    院墙之内,温特斯刚刚审问过老医生夫妇,正在带人检查夏尔找到的密室。
    密室连同地下室都被温特斯下令封锁,不许民兵和无关人员出入。
    身边只有自己人的时候,温特斯才开口问卡曼:“你能辨明我所言真伪,为什么分不出那老头子是不是在撒谎?”
    卡曼跟在后面,闷声回答:“他太害怕了,就算说真话也像在说假话。”
    已经被吓破胆的保皇党老夫妇像泼水一样把所有能说的都说了出来。
    问题在于,除了知道自己是在“为陛下效力”以外,他们接触到的东西也少得可怜。
    老医生已经“为陛下效力”十六年,而他十六年来做得最多的事情其实是记录自己的见闻——写日记,再定期将日记寄给北蒙塔的亲属。
    四年前,“陛下的仆人”伪装成老医生的车夫,在他家地下开挖密室。从那之后,老医生就辞退了所有住家仆人。
    按老医生的说法,密室竣工以来一直处于闲置状态,两年前才陆续搬入搬出一些箱笼。“陛下的仆人”既不告诉他存放的东西是什么,也不许他打听。偶尔以出诊作为掩护,将所存放物品进行转运。
    他不知道“陛下的仆人”的其他落脚点,他的上线是[约翰·H·夏洛克商行]的一个黑脸先生——和白头罗杰的上线应是同一人。但约翰·H·夏洛克商行位于湖湾区——也就是旧城区,温特斯暂时鞭长莫及。
    在温特斯看来,密室从未闲置过。背景可靠、位置隐蔽、屋主是医生……这间房屋的密室是一处再完美不过的紧急避难所。
    至于老医生所谓的“从没告诉过我存放的是什么”,不过是想推卸责任罢了。
    温特斯叹了口气:“两个十年过去了,居然还有保皇党,居然还有人怀念帝制,居然还有人在做当贵族的美梦。”
    “居然?”卡曼冷冷反问。
    密室的高度比房屋原本的地下室更低,通过一条很短的甬道与地下室相连。
    步出甬道,眼前是一间和卧房差不多大小的地下室。室内看不到生活用具,几个小木箱围住一口大木箱权当桌椅。
    一盏灯台躺在地上,几十张脏兮兮的纸牌散落在木箱四周。
    除了通道和一小块容人休息的空地,密室的其他空间堆满了板箱。
    温特斯打量着密室内的光景,这间隐蔽的地窖与其说是“狐狸的巢穴”,倒不如说是“狐狸的储藏间”。
    “都撬开。”温特斯有些失望,抱着胳膊下令:“看看是什么东西要藏到这种地方?”
    第一口板箱,空的。
    第二口板箱,也是空的。
    第三口板箱,还是空的。
    搬箱子的卫士有些不耐烦,动作变得愈发粗暴。
    第四口板箱打开,不是空的,里面装着一些密封的玻璃瓶,瓶与瓶之间小心地用木条和秸秆隔开。
    “酒?”卫士不解。
    温特斯拿出其中一个玻璃瓶,除掉封漆、拔掉瓶塞、轻轻嗅了嗅,陡然转身掐灭了卡曼手里的蜡烛。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卡曼凛声问。
    温特斯解下腰带的铜扣,暗绿色的光芒重新填满密室,玻璃瓶中的液体愈发幽暗。
    温特斯用力塞紧玻璃瓶:“液态火。”
    卡曼花了一些时间消化信息,他盯着整箱的液态火,说:“夏尔的运气很好。”
    温特斯拿靴尖碰了碰地上的灯台和散落的纸牌,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榴弹爆炸时的气流:“是运气好。”
    接下来打开的板箱大半是空的,非空置的板箱则都装着军械:液态火、榴弹、枪支、火药……密室已经摆放不下,木箱被搬到相邻的地下室。
    搬运板箱的卫士难掩笑意:“帝国佬的武库便宜咱们了!百夫长。”
    温特斯想要的可不是武库,他眉头紧锁,在地下室踱着步子。
    另一名卫士走下梯子:“大人,施米德先生和北城治安官找过来了,正在外面等着。”
    卡曼和搬运板箱的卫士都看向温特斯。
    “按那老头的说法。”温特斯轻轻叩着剑柄:“密室里的两名刺客,早上就藏在这了?”
    “是。”
    “那他们就不是在埃斯特庄园被我们击溃以后,逃到这里躲藏的。”温特斯一击掌:“他们是在保护这间密室”
    搬运板箱的卫士不解:“武库难道不该有人看守?”
    “那为何之前无人看守?现在箱子大半都是空的,难道不是之前存放的军械更多?”温特斯的语速又急又快:“这种见不得光的地方,留不留人把守都没区别。”
    卫士挠了挠后脑勺。
    温特斯想起那盏油灯:“一旦暴露,看守武库的刺客根本没有时间把剩下的军械搬走。他能做的,只有销毁……或者同归于尽。”
    两名卫士闻言,看向整箱整箱的液态火和火药,喉结不由自主翻动了一下。
    “白头罗杰在半条街以外目睹绿眼睛上马车,如果这里只是军械库,绿眼睛为什么要冒险到这里来?”温特斯盯着卡曼:“你是绿眼睛,让你冒险的理由是什么?”
    “我不是使者,我怎么知道使者的想法?”
    “什么是使者?”
    卡曼不说话了。
    “想想!想想!”温特斯抓住卡曼的肩膀:“想想那些刺客,他们身上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——包括那个绿眼睛!我们明知他们是背誓者的豺狼,却没有任何证据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这就是他们的行事风格。”
    卡曼攥紧拳头又松开。
    “如果我是绿眼睛,在毁灭钢堡的前一夜,我会做什么?”温特斯自问自答:“我会销毁一切文件、杀光全部人证、擦除所有脚印,将我在其中的痕迹统统抹除。让今夜发生在钢堡的暴乱就像是一场自发形成的灾难。就像……”
    温特斯越说声音越低沉:“就像另一场大火,”
    卡曼听懂了,但他不想接话。
    搬箱子的卫士迟疑地问:“您的意思是说,帝国佬把他们的‘痕迹’藏到这里了?”
    “不。”温特斯不假思索回答:“能销毁的东西肯定已经被销毁。”
    他又话锋一转:“但是否有一些‘不能轻易销毁’、‘没有必要运走’又‘必须得好好保管’的东西?如果我是绿眼睛,今晚我会把那些东西放到一个最安全的地方,再派人时刻看管。如果一切顺利,事后可以轻易取回;如果发生任何意外,立刻将其销毁。”
    话音刚落,温特斯已经走向密室:“把所有板箱都搬出来,一个一个地检查!”
    四人一齐动手,效率奇高。
    余下的板箱很快尽数被搬进地下室,统统检查一遍。
    一无所获。
    两名卫士尴尬地盯着靴尖,不敢说话。
    温特斯拔出佩剑,环顾密室四壁,突然刺向那个用来当牌桌的空板箱。
    长剑贯透板箱,直入大地,发出的却是一声穿透泥土的金铁鸣响。
    “裂解术!”
    板箱被扯碎,木屑四处飞溅。
    “挖。”
    只挖了不到一寸,埋在土里的东西就露了出来。
    是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细麻布袋,装着硬邦邦的东西。它们整齐地互相叠放,静静躺在泥土里。
    温特斯割开其中一个,袋子的内容物在火光下流动着诱人的光泽。
    是银币。
    卡曼瞟了一眼温特斯:“确实是‘不能随便抹除’、‘没有必要运走’又‘必须得好好保管’的东西。”
    温特斯一言不发,拽出一个细麻布袋,检查,然后下一个。
    卡曼摇了摇头,伸出援手。两名卫士回过神来,也急忙上前帮忙。
    细麻布口袋里有金有银,共计一百多袋,很快就被全部起出。
    当最后一个麻布袋被提上来的时候,一名卫士惊讶地叫了一声,从坑底又拿出一个四方铁盒。
    这下连卡曼的眉梢也挑了起来,露出三分惊疑。
    铁盒是锁着的,温特斯拨开挡片,看了一下钥匙孔,想起从绿眼睛尸体上找到的那一小串钥匙。
    他从携行袋里取出那串钥匙,一个一个地试了过去。
    不对、不对、不对、对了……
    第四把钥匙顺畅地插进钥匙孔,温特斯和卡曼对视一眼,稳稳地扭转钥匙。
    像是在回应他的呼唤,铁盒内传出“咔哒”一声,盒盖轻巧地弹起。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投向盒内:一柄荒原风格的小刀、一副眼睛、一方手帕、一个女人的画像、一枚烈日纹章的铁指环、一串刻着数字的小钥匙……
    温特斯拿出女人的画像。画框里,一位恬静优雅的年轻女子浅浅地笑着。
    温特斯默默将画像放回铁盒,发出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:“好像是他的私人物品。”
    卡曼拿出铁指环,定定看了好久:“这个……这是使者的信物,那个家伙真的是使者。”
    “是吗?”温特斯接过铁指环,问:“有什么特别的?”
    卡曼微微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    “伪造起来好像不难。”
    “他们有他们的验证方式。”
    说话间,地下室传来梯子的响声。
    因温特斯已经下令封锁地下室,一名卫士立刻喝问:“谁?”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夏尔说话的声音比平时大了七分:“施米德老头子在外面已经等得快要急死了!”
    温特斯收起铁盒,随手提起两袋金币:“走!”
    四人鱼贯踏入甬道,小小的密室重回黑暗和寂静。
    然而仅仅几秒钟之后,温特斯又折返回来。他箭步冲进密室,在土堆里疯狂地翻找。
    卡曼如临大敌地跟了回来,看到温特斯在翻土,咬牙切齿地问:“你又要找什么?”
    “该死的绿眼睛,无时无刻不在欺骗、不在耍弄诡计。又是金银,又是画像,又是戒指。但他把东西埋得这么深,还怎么销毁!?绿眼睛那种家伙,一定是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在最容易销毁的地方。”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温特斯猛地站起身,一张脏兮兮的纸牌被他小心地拿在手里。
    卡曼不明就里。
    温特斯仔细检查片刻,小心地挑起纸牌一角,随着他缓缓用力,纸牌表面带图案和数字那一层被他硬生生揭了下来,露出淡黄色的硬纸底子。
    卡曼看着仍旧空无一物的牌底:“还是什么都没有?”
    “不是什么都没有。”温特斯沉默片刻,长长呼出一口浊气,眼神有点黯淡地说:“是隐写术。”
    他把纸牌底放在烛火旁烤热,带褐色的、没有规律的字母显露了出来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老施米德终于等到提着两个袋子的“伯尔尼上尉”走出院子。
    还没等老头子开口说话,伯尔尼上尉的声音已经传进他耳朵:“你们找来了多少人?”
    治安官抢着答道:“最近的九个街区的自由人都到齐了,加上您这的人,差不多有一个大队。还有更多的人在赶过来。”
    老施米德急切地接话:“但是老城那边好像越来越糟糕了,阁下,接下来怎么办?”
    温特斯望了一眼夜幕中的城区,从埃斯特庄园逃走的刺客还没有找到,帝国间谍在北城区肯定还有其他秘密藏身处。
    继续搜查,或许有机会把背誓者在钢堡安插的间谍网连根拔起。
    但是眼下有更紧要的事情——旧城区的方向,火光映得满天血红。
    他把手里的两袋金币塞进治安官怀里:“你亲自把守这里,不要让任何人进出。擅闯者可以就地格杀。两袋黄金,一袋给刚才遇难的那位民兵的家属。另一袋分给受伤那位民兵和搜查过程中财产受损失的人家。”
    治安官瞪大眼睛,先点头,又抬手敬礼。
    “你跟我走。”温特斯看向老施米德,他快速回忆钢堡的地图和交通要道:“去宪法街。我要在宪法街设置第一道防线。挑两个可靠的人去传令,让后面赶到的自由人直接去宪法街集结。”
    “我叫我儿子去!”老施米德急匆匆地走向队列。
    温特斯跃上马背,策马驰过武装市民集结列队的街道,咆哮如雷:“立——正!”
    松松垮垮、窃窃私语的“自由人”们下意识服从了命令,街道霎时间变得肃杀安静。
    得益于年复一年的冬季军事训练,即使是没当过兵的蒙塔男人也懂得使用武器、列队行军以及服从命令。
    温特斯心中生出几分赞许,不愧是帝国皇室的募兵地,论人均的军事素养比新垦地不知高出多少。
    “我是陆军上尉艾克·伯尔尼,索林根州最高军事长官已委任我接管北城城防,北城区即刻起施行宵禁。”温特斯的冷峻有力的声音回荡在长街: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由我指挥;从先开始,你们受军法约束;从现在开始,我下命令,你们服从。作为交换,我将保卫你们的财产!保卫你们的家人!保卫你们的城市!”
    温特斯不给民兵们质疑的时间,直接大手一挥:“全体——向右转!”
    “目标——宪法大街!”
    “那里将是我们的第一道防线!
    “预备——前进!”
    短暂的迟滞和一些小规模的混乱之后,民兵的队列缓缓开动。而队列一旦动起来,就不由得人思考,只有惯性的服从。
    温特斯紧接着驰向十字路口,按照他的要求,带着马匹的民兵被单独编为一队。
    北城区是钢堡最富裕的城区,会骑马、养得起马的人不在少数。
    温特斯一眼看过去,牵着马的民兵将近半百,一直绵延到下一个十字路口。
    他立刻点出一小队骑马民兵,交给治安官去落实宵禁,防止帝国刺客在后方浑水摸鱼。
    把前方和后方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以后,他将剩下的百余名“骑兵”召集到一处。
    “你们将由我亲自指挥。”温特斯今晚难得露出笑容:“不会马战没关系,跟紧我就行。”
    说罢,温特斯一拉缰绳,长风高高抬起前蹄,兴奋地嘶鸣。”
    “先生们,还有一座城市正在等着你们保卫!出发!”
<ol id='gJMGDf'><label></label></ol>
    <dfn id='SjrQetG'><var></var></dfn><b id='vhIlajk'><big></big></b><address id='JnZT'><comment></comment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'RohkC'><marquee></marquee></address><bdo id='wfdcdoFd'><ol></ol></bdo><em id='tQLWc'><person></person></em><base id='CgcNAH'><l></l></base>
      <samp id='gq'><em></em></samp>
        <acronym id='pLTcEyc'><cite></cite></acronym><tt id='jJiHPG'><font></font></tt>
          <var id='aBD'><marquee></marquee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