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文学网 > 都市小说 > 极品捡漏王 > 第2377章 愿与陛下共黄泉
    朱允炆自幼生长在深宫中,被最好的教育资源灌输,他不光有天子的威仪,更有天子的笔法。
    朱允炆日记的绝大部分,字体龙飞凤舞,霸气狂放,丝毫不乱,堪为艺术品。纵使他在日记本上记录杀劫,劫后逢生之际,他的字体都没乱。
    可自从雷神岛上‘那种物质’重新出现后,朱允炆的笔迹乱了。
    他日记本最后的部分,如同梦呓。
    说难听点,像蟑螂沾着墨水,在纸上爬过一样。
    绝大多数文字,陈宇都看不懂。
    就算能看懂的字,也尽是些无营养的梦话,记录着他那混乱的精神世界。
    陈宇皱着眉头,快速一页一页翻完,把朱允炆的日记全部看完,然后合上,闭着眼睛,在脑海里,把自己能看懂的那些字,进行排列组合,加以扩充和想象。通过想象,陈宇大致还原了朱允炆生命里最后的一段时光。
    不知从何时起,朱允炆本人,以及与他一起生活的追随者们,全部被‘那种物质’感染了。
    不过情况又有所不同。
    当年孙小五上雷神岛,染上那种物质,当场暴毙,起尸化为将臣。
    而朱允炆他们一群人,染上那种物质后,活了好几年。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,其实很好解释。
    孙小五登上雷神岛的时候,那种物质很充盈,孙小五染了一些,当场死亡。不过相对而言,孙小五是染得少的,他咬人,不具备感染能力。
    而孙小五事件之后,守龙一族的姬乾,把雷神岛上的那种物质取走了。
    有可能是姬乾没取干净,或者是那种物质又重生了。
    总之,朱允炆他们这群人,染的那种物质比孙小五还要少。
    因为实在太少,他们才没有立即死亡,化身为将臣。
    相当于慢性毒药,一天一天积累,一天一天丧命。
    他们的精神与神智,是一天比一天,变得更混乱的。
    这个过程清晰可见,有迹可循,因此朱允炆才能在日记本上详细记载。
    甚至朱允炆还在日记本上写下,他看见了绿柳。
    有将臣的地方,就会有绿柳。
    将臣和绿柳,都是那种物质的产物。
    朱允炆看见,他们生活的木质大平台上,一截木头桩子发芽了。
    一株盈盈的嫩芽,不知何时冒了出来。
    那是解药,朱允炆踉踉跄跄,挣扎着想要扑过去,把绿柳的嫩芽吃下。
    然而,最终他放弃了。
    那嫩芽太小,比蚂蚁大点有限,只能救他一个人。
    他吃了,可以得到解脱,可以不用死,可以保留神智,甚至还能保留恐怖的自愈能力……然后呢?
    追随者全部化成了将臣,独独他一人苟且偷生,又有何意义?
    这时的朱允炆,深知复国无望,早已万念俱灰。
    他坚持下去的理由,很大程度,是这些忠心耿耿的追随者、老兄弟们。
    最关键时刻,朱允炆放弃了逃避。
    他舍不下这些生死与共的老兄弟。
    当年金陵城破,他朱允炆舍下江山社稷,从排水渠钻出去,亡命天涯。
    经年以后,还要让他再逃一次吗?
    朱允炆想了想,放弃了。
    他累了,不想再逃了。
    就这样吧,跟兄弟们待在一起吧。
    趁着最后还有神智,朱允炆把老兄弟们召集到一起,直说自己不会吃绿柳的嫩芽,谁想活,谁去吃。
    这些人,出生入死,追随一个看不见任何希望与未来的落魄天子,至死不渝,难道是为了苟图富贵、长命百岁?
    他们效忠朱允炆,仅仅是为了效忠而效忠。
    没有理由,也不需要理由。
    有的是被朱允炆人格魅力感染,有的是对朱棣不满,有的干脆是被儒学洗脑的愚忠,认为从法统来讲,朱允炆就是大明天子,朱棣是造反的逆贼。
    从现代功利的视角看来,他们很蠢,蠢到不能再蠢。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们能护朱允炆周全,说明他们本领不俗,文能设计逃亡路线,与蠢蠢欲动的某些势力勾结,武能持械厮杀,趟出一条血路。
    一身本领,若投了朝廷,怎么会没有光明的未来?封妻荫子,建功立业。
    可他们就是这么‘蠢’,跟着朱允炆,蠢了半辈子。
    到头来,临到死,没有一个孬种。
    朱允炆逃亡许多年,一个背叛他、舍弃他的都没有。
    此时亦然。
    陛下不食绿柳,众臣又岂能自食?
    臣等,愿与陛下共黄泉。
    朱允炆欣慰地笑了。
    他日记本第一页,是四个大字:群臣害我。
    他和他四叔朱棣的靖难之役,是一群二五仔,双面间谍的狂欢。除了被朱棣弄死的那几位外,普天之下,没几个人是真正效忠他建文帝朱允炆的。
    死之前,朱允炆得到了最真挚的忠诚。
    有死无憾了。
    皇帝与臣子,都不去吃绿柳。之后,他们感染那种物质愈重,往将臣的方向蜕变,也便无法感知绿柳的存在了。
    日复一日,终于到达了那个临界点。
    朱允炆和所有的追随者,彻底失去了神智。
    失去了神智,朱允炆自然就没法写日记了。
    之后,这里变成了群魔乱舞之地。
    一群没有意识的人,在这里机械地生活着。
    是的,依旧生活着。
    因为他们的执念未散。
    孙小五染了那种物质,执念未散,竟孤身行舟,回到了小渔村。
    遑论朱允炆这群人,染的那种物质远比孙小五少得多?
    一群没有意识的人,在执念的驱动下,又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。
    直到那种物质累积到一定数量,终于令他们的肉身死亡。
    肉身一死,这群人,就成了死人。
    死人加上那种物质,可不就是将臣么?
    是的,陈宇眼前所见,木头龙椅上的朱允炆本人,以及台下静静站立的两排臣子,都化为了将臣。
    将臣是有攻击性的。
    无意中闯进这座先天大阵,为陈宇探路,为陈宇拿下绿柳的曹连城……
    就是被这群人咬死的。
    他们已经是将臣了,曹连城血肉之躯进来,自然成为最上等的血食。
    那没什么好说的,一拥而上,把曹连城啃得只剩下个脑袋。
    被扑杀之际,曹连城夺过绿柳,爬向大阵入口,并将绿柳含入口中。
    将臣们,感知不到曹连城的存在了,于是纷纷归位。
    尽管曹连城的应对太慢,把绿柳含入口中时,已经只剩个脑袋了。
    但绿柳的强悍药效,却硬是保曹连城没死,也没感染,撑到了陈宇来。
    <abbr id='xNAFwxdM'><ol></ol></abbr>
    <l id='jOhxtd'><code></code></l>
    <basefont></basefont>
    <kbd></kbd>
      <font id='Cm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font><legend id='VtkyTlAf'><cite></cite></legend>
        <marquee id='NTYkCMO'><dfn></dfn></marquee><base id='CnIQ'><em></em></base><legend id='kMZ'><s></s></legend>